深度

站在新时代的起点,教育技术学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2017-11-20 93 0

新时代,这三个字组成的词语,毋庸置疑的成为了近期活跃在各大媒体上的关键词。

从治国理政到家国情怀,点点有新意,处处出新风,好像一瞬之间,我们眼睛所能看到的东西,都被刷新了一样,穿上了一件从未示人的新衣服。

教育技术学,一个在中国土地上不过百年历史的学科,又一次伴随着信息技术,迎来新的发展。教育大数据,人工智能,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一个个新概念新事物如同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但我们也需要看到,有很多只开花了一天。

教育技术,如果我们拆开来看,二者都是原本独立的领域,是我们这个学科将二者紧密联系起来。从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深度融合,到信息技术对教育教学有革命性影响,应足够重视;或许我们可以宣告这是信息技术的另一次胜利,但我们也应该足够警惕,唯技术论的再次颠覆。

课堂往往成为了教育信息化的“视觉暂留”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出:“课堂是教育的主战场,课堂一端连接学生,一端连接着民族的未来,教育改革只有进入到课堂的层面,才真正进入了深水区,课堂不变,教育就不变,教育不变,学生就不变。”

由此我们看出,课堂是教育发展的核心地带

信息技术应在课堂这个深水区中发挥作用,重组和再造原有课堂教学流程,实现个性化的教与学,实现应试能力和素质教育的双丰收。

纵观现有的信息技术进课堂,大多的流程却倒了过来。

新技术的加入,让大家好像发现了新大陆。过分关注新功能,而忽略了教育教学的问题忽略了信息技术的应用是为了解决课堂教学中的问题。每个人都会关注自己非常关注的事情,对其余的事情不是特别关注,而信息技术进课堂的今天出现的问题,往往是那些不经意间,不受关注的问题。出现了信息技术而忽略了教育问题,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这就如同人存在“视觉暂留”一样,虽然很享受整个观看的过程,但忽略了重要的细节。

从技术功能出发的信息化反而限制了教育的发展

现有的课堂教学中,老师们会拿着技术的功能,框住原有最该具有意义,有想象力的部分。

老师们熟知某个产品有什么样的功能,然后用产品的功能去做教学设计,而不是在原有的教学设计中寻找产品功能的契合点和突破点。

这样的倒置和错位,反而限制了教育的发展。

我亲眼看到,有些老师在拿到信息技术后如获至宝,一节课中高强度高密度的使用信息技术,需要学生手写练习的部分,却仍然用信息技术取代。

这样的教育信息化就有些忘本了。

十九大中的一个关键词叫做不忘初心,对于教育信息化来说,初心就是教育的目的,教育的出发点,更是教育的落脚点;对于一个信息化课堂来说,初心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课堂教学的目标。

如果一节语文课,目标是让学生掌握某个汉子的标准书写方法,并能够将写一手好字的价值观传递给我们的学生。老师抛弃笔和纸,让学生在平板电脑上用手书写,点选识别出的汉字进行学习。

长久以来,学生可能忘记了如何拿笔,如何在纸上书写,

更何况,用笔书写本身就是一门技术,写一手好字,是比会写一个字更重要

我们老师在用信息技术教学之前,或许可以问自己几个问题:

  • 原有的教学中出现了什么问题?
  • 出现的问题我用传统的方法能否解决?能够有什么样的效果?
  • 出现的问题我用信息技术能否解决?能够有什么样的效果?
  • 如果要用信息技术进入我的课堂教学,我在哪个环节应用,会有更好的效果?
  • ……

当这些问题我们的老师心里有数的时候,所设计的课堂教学,或许就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从而将信息技术用在了刀刃上。

从教学问题出发,利用信息技术突破原有无法解决的点,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不要用信息技术的框限制教育的发展,而应选取合适的技术创新教育的发展

信息技术的作用不仅仅是解决问题,而在于重构和再造原有教学流程

我听过一句话:九段围棋高手被街边不会下棋的老人破了局。

这其实生动形象的反映出了一个问题,训练有素形成的惯性思维能够让你成为高手,但无法成为随机应变全面发展的高手。

想用教育信息化促进教育现代化,应试能力和综合素质的同步提升是非常重要的。

信息技术的应用,在于将扁平化的互联网思维应用于教学过程中,重构和再造原有教学流程。有了信息技术,每个学生都有了与自己相适应的学习方案和路径;有了信息技术,每个学生都能够发掘和培养自己的兴趣;有了信息技术,就能够做到原有做不到的精准提升……

其实这一切,都是对原有“秧田式”教学形式和流程的打破,重组和再造。

学生可以在课前进行适应性训练,回到课上教师用数据解决共性问题;学生可以在课中探究时自己搜索适合自己的资源,选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开展探究;学生可以在课后看到自己的学习状况,了解自己的不足,个性化的提升。

当隐藏在信息技术应用背后的个性化理念不断渗入课堂教学,原有的教学流程也变的个性起来。

这或许,就是再造教学流程的意义。

新时代的教育技术学科需要新的研究范式

对于学科的研究者来说,新时代呼唤着新的研究范式的出现。如果沿用个性化的思路考虑下去,其实新的范式就是数据驱动下的教育技术研究。

从几千年以来的科学实验,到数百年来的模型归纳,到信息技术兴起收数十年来的模拟仿真,再到今天的数据密集型科研[1],数据驱动下的教育技术学研究范式将成为今后一段时间关注的重点。

而数据一直在那里,从未离开,它静静的等待着下一个开启它的人。

虽然它的面孔始终如一,但当思维方式和研究范式转变后,同样的数据也会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新时代下的教育技术学: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就在前一段浙江大学召开的“双清论坛”上,一个足以振奋教育技术学界的重磅消息发布,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为教育技术学学科开设了代码。

虽然名字叫做教育信息科学与技术(F0701),但也足够惊喜。

再到后来,第十六届教育技术国际论坛(IFET2017)暨智慧教育国际研讨会在徐州胜利召开,发布了《智慧教育宣言》,反响热烈。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新时代下的教育技术学即将逐步平稳跨过瓶颈,走向新的天地。

而在这新的天地中,教育技术人将大有作为。

但这一切,都要记得:

如果自己不争气,别人再抬举你也无济于事

后记:中国教育技术人应用中国自信,探索中国道路,体现中国特色,树立中国品牌

现任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校长的杨宗凯教授,在第十六届教育技术国际论坛(IFET2017)暨智慧教育国际研讨会中提出了教育信息化2.0,杨校长指出,教育信息化的发展迎来了新的节点,我们已经从“十二五”下以应用驱动为主要特征的1.0时代,迈入了新时代下以创新引领为主要特征的2.0时代,全面实现教育现代化,开启智能时代的新征程。教育专用资源向大资源转变,提升应用能力向提升信息素养转变,信息技术与教育融合发展向创新发展转变[2],这三大转变是教育信息化2.0的重要标志。

作为中国教育技术人,我们应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从中国出发,用中国自信,探索适合中国的教育信息化发展道路,体现中国教育信息化特色,树立中国教育信息化品牌,教育信息化全面推动教育化,开启智能教育时代的新征程。

这才是希望。

参考文献

[1]潘柱廷,《攻击大数据》

[2]湖北网台. 教育大数据国家工程实验室启动 教育信息化2.0时代到来[EB/OL]. http://news.hbtv.com.cn/p/1011131.html

(本文作者:阿丘   编辑:jeremy  收稿日期:2017-11-12   发稿日期:2017-11-20)

本文由 @ 原创发布开放教育小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