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外行人”看信息技术与教育变革——郭绍青教授学术讲座“信息技术变革传统教育路径”纪要

我是一个“教育技术外行人”,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入行,至少现在还没有。说是外行人一点也不为过:一个证据是半年前的5月11日,我在我的本科母校湖南科大的学术报告厅第一次“邂逅”郭教授的讲座,彼时,我负责组织讲座全程录像和后期编辑(视频连接:https://v.qq.com/x/page/x05029y66sa.html),讲座听得马马虎虎;第二个证据是今天(2017年12月1日)在华师教信学院再逢着郭教授的讲座,我又是负责摄影,讲座又听了一知半解。

你看,这么珍贵的两次讲座机会,给我这个“外行人”浪费了。索性,就站在外行人的角度,根据自己的理解,写一写讲座纪要,也不怕看官笑话了。

我如此幸运地听到的这两场讲座的主旨类似,但时隔半年,我的感觉是这次的讲座增加了大量内容和研究成果。总体来说,半年前的讲座我听不懂郭老师说了什么,今天,我至少了解到郭老师以及郭老师团队在做的事情是什么。

本文标题中提到,郭教授的演讲题目是:《信息技术变革传统学校教育的路径——网络学习空间的深化应用》,从外行人的角度来看,就是信息技术变革了传统的学校教育,怎么变革的?是通过网络学习空间的深化应用。具体来说,我们可以来回顾下讲座内容。

教育需要变革吗?

要谈信息技术变革传统学校教育的路径,就必须首先回答一个问题:教育需要变革吗?

图1 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对教育的述求

从生产力的发展回顾教育的发展,郭教授梳理出一条脉络清晰的线索,如图1。概括地说,原始社会的教育没有明确的目的,主要是解决人的生存问题;随着生产工具的进步,在农耕社会,教育开始有明确的目的,即为了巩固统治,只有达官贵人才能享受的精英教育;到了工业社会,劳动工具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教育走向规模化和标准化,其典型特征是“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样学生及同样内容”的四同教育;随着信息社会的到来,批判性思维与问题解决能力、创造性和创新能力、交流与合作的能力的培养成为教育的目的,传统的教育并不能满足人的培养需求,教育必然需要变革。

信息技术变革教育的四个阶段

那信息技术是如何变革教育的呢?“班级是学校教育的细胞,如果这个细胞变化了,那么学校教育结构肯定变化了。”信息技术与班级教学的直接影响集中在教师学生学习资源教学组织形式教与学环境五个要素上(教育目的是一个更上位的概念,不是班级教学的基本要素),而对这五个要素产生重要影响的信息技术主要可以分为以四个阶段:

(1)第一阶段是以计算机网络技术为核心的多媒体技术、数据库技术和web1.0技术,主要解决的是教育中的资源建设问题和信息通讯问题;

(2)第二阶段是以移动互联网为核心的触控技术、web2.0技术、数据库技术以多媒体技术,提供了移动服务,主要解决了信息的实时传播和及时交互;

(3)第三阶段是以大数据分析技术为代表的VR技术、云计算技术和感知智能技术,旨在推动资源的个性化表征、推动云服务的聚合和个性化推送、促进个性化服务系统的研发、促进虚拟环境的体验向个性化方向发展;

(4)第四阶段则是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大数据技术、VR技术和云计算,旨在实现个性化教育。

互联网时代教育的四代

与此相对应的,郭教授将互联网时代的教育划分为四代:

(1)第一代互联网+教育:知识存储与共享的互联网教育(1995-?)

计算机网络技术驱动的Web1.0技术、 多媒体技术与数据库技术的交叉融合,推动了网络学习空间三个子系统功能的发展和演变。数字教育资源子系统实现了资源的数字化、网络化存储;管理与决策子系统实现了资源的结构化管理;交流与对话子系统走向分立式对话。 三个子系统的协同作用,致使网络学习空间的核心特征表征为资源的网络化存储和网络化共享,因此,将此阶段的网络学习空间命名为知识存储与共享学习空间(学习空间 V1.0)

学习空间 V1.0的介入对班级教学的五个核心要素的影响作用最终指向了三个要素:学习资源教与学环境教师的能力。 对整个教学过程与教学活动的影响是教师利用信息化学习环境,充分利用数字教育资源,优化课堂教学过程,实现信息技术与课程的融合,提升教学效果。信息技术对学校教育的作用是优化课堂教学。

(2)第二代互联网+教育:知识生成与智力共享的互联网+教育(2010-?)

移动互联技术驱动的多媒体技术、数据库技术和触控等技术的交叉融合,推动了网络学习空间三个子系统功能发生演变,数字教育资源子系统实现了资源的开放性建设,管理与决策子系统走向了交互过程的管理,交流与对话子系统走向集成式交流与对话,三个子系统的交互作用, 致使网络学习空间的核心功能聚焦于互动和知识生成,因此,将此阶段的网络学习空间命名为交互与知识生成学习空间(学习空间V2.0)

学习空间V2.0对班级教学的五个核心要素的影响同时发生, 特别是对教师与学生产生本质性的影响,学生学习的自主性提升、自由度更强、选择权更大、学习 方式更灵活。教师教学的时空得以扩展、优质智力资源得以共享。 传统班级教学受到挑战,传统课堂的边 界被模糊。综上所述,交互与知识生成学习空间变革学校教育的核心点是模糊课堂边界、改变学习方式。模糊课堂便捷、改变学习方式。

(3)第三代互联网+教育:群体个性化的互联网+教育(2016-?)

通过“构建无缝衔接的网络学习空间体系”、“打破传统学校对教师管理的壁垒,重构教育管理模式与体制”、“推进学校组织形式变革,保证个性化学习的真正发生”、“积极探索基于大数据的精细化管理”、“网上区域虚拟学校与物理学校的融合”来变革组织形式实现规模、个性化教育。变革学校教育的核心点是促使学校的组织形式和管理模式产生重大变革,以支持规模、个性化教育,形成混合教育生态,学校教育逐步从知识本位的教育向能力本位的现代教育转型,从同质化教育向个性化教育转型。

(4)第四代互联网+教育:智能化个性化的互联网教育重构学校教育(2025(2030))

学习空间 V4.0的发展将对传统班级教学的五个核心要素进行重组。物理学习环境、虚拟学习环境、智能学习资源环境、智能教师、人类教师走向融合一体化发展,学生的学习活动同时发生在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之中,智能教师与人类教师的分工教学、协同教学、一体教学成为常态。网络化、数字化、个性化、终身化的信息化时代的教育生态被构建。信息化社会的教育体系将在网络智能化学习空间与物理学习空间的基础上,从学生成长、个性化发展、虚实学习无缝衔接、泛在学习、终身学习等维度进行再造。知识学习、技能训练、能力培养等人的全面发展理念得以实现。支持学生个性化、持续性、学习与生活、学习与工作无缝衔接的智能个性化教育体系得以实现。

目前,粗略地说,总体上我们正处于第一代和第二代的过渡期,第一代的体量占比超过90%,第二代5%左右,第三代可能不到1%。可以看到,互联网时代的教育变革势在必行,郭教授从网络学习空间的深化应用入手,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未来教育的蓝图。我辈后人,应当谨言慎行,为之奋斗。

参考文献

  • 张筱兰,郭绍青,刘军.知识存储与共享学习空间与学校教育变革[J].电化教育研究,2017(6):53-58.
  • 张进良,贺相春,赵健.知识交互与知识生成学习空间与学校教育变革[J].电化教育研究,2017(6):59-64.
  • 张进良,郭绍青,贺相春.个性化学习空间与学校教育变革[J].电化教育研究,2017(7):32-37.
  • 贺相春,郭绍青,张进良,李泽林.智能化学习空间与学校教育变革[J].电化教育研究,2017(7):38-50.
  • 郭绍青,张进良,郭 炯,贺相春,沈俊汝.网络学习空间变革学校教育的路径与政策保障[J].电化教育研究,2017(8):55-62.

注:对文中内容感兴趣,可以浏览以上论文。

(本文作者:马宗兵  编辑:阿丘 收稿日期:2017-12-1 发稿日期:2017-12-5)

(作者邮箱:1430499401@qq.com)

(作者简介:马宗兵,华南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专业在读硕士。最近在做低龄儿童可视化编程课程开发的事情,欢迎来邮件交流。)